奇门遁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回复: 2

[心得共赏] 当代易学研究的困境(一)

[复制链接]

classn_11

发表于 2018-4-9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国际易学联合会易学教育专业委员会
  即使是不懂易学的人恐怕也不会否认《易经》在今天再一次成为显学这一事实。国际易学联合会易学教育专业委员会表示,很多城市的书摊上将易学的书与反映性生理、心理学的书及有浓厚色情描写的“文学”刊物并列在一起出售,这却是让我们些讲惯了高雅的大《易》哲学的人不愿承认,却又根本不能否认的事实!近十年来,国内大小出版社先后出版和再版了三、四十种易学著作,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二、三百篇有关论文,易学界召开了十几次大小规模的研讨会。于是乎,易学由此便日益热闹起来,而且大有继续升温的趋势。人们从各个角度展开了对它的研究:如哲学、史学、文学、经济学,医学、物理学、生物学、数学,以及占卜、堪舆,气功、六壬、遁甲等等。真所谓“《易》道广大,无所不备!”乃至大有视《易经》为古今全部科学之源的趋势。
  然而,仔细研读了近十年来主要的易学论著之后,我不禁想大声疾呼:“当代易学研究正处于困境!”
  具体说来,这种困境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其一,研究方法的陈旧。其二,理论思维的贫乏。其三,着眼点及论证材料的狭隘。在上述三者中,最首要的问题是研究方法的陈旧,它是当前易学研究处于困境的核心问题。
  我们知道,方法论问题是从事科学研究及其重要的问题,它直接关系到研究成果的正确与否。从某种意义上讲,当代西方的科学哲学也就是对科学方法论的研究。易学史上,任何一个有成就的易学家都会首先在研究方法上产生重大突破。比如孟喜的卦气说、虞翻的卦变说、魏伯阳的纳甲说、王弼的忘象说、李通玄的华严说等等,无不如是。综观近十年来有关易学论著其作者所使用的研究方法,大致分为古典派与现代派两种。古典派的方法主要以象数、义理、训诂与考订三类为主。象数派易学采用汉青易学研究的方法,用现代汉语加上古代术语去分析六十四卦经文与卦象之间所蕴含的哲学思想与因果规律,而对汉清不同象数学说的熟悉与掌握的程度就成为象数学家们评估自我及他人易学水准的尺度。其实,象数易学的起源,我们以为本初应该是来自对数及其符号的神秘信仰上,古希腊罗马时代及《圣经》时代的神数观念就是明证。毕德哥拉斯学派把数作为万物的本原也是很有说服力的证据。德国哲学家卡西尔在研究人与文化这一课题时指出:“数学的符号从一开始就被某种巫术的气氛所环绕。人们带着宗教的畏惧和崇拜来看待它们。以后,这种宗教的信仰慢慢地发展为一种形而向上的信仰。”也正是在这一阶段,由形而上学的信仰中才可能诞生有着严谨而神秘的逻辑学组织结构和内容的象数易学。但这已是在形而上学性质的观念(诸如道、阴阳)确立以后才可能出现的东西。而在人们对数及其符号处于崇拜阶段时,数的神秘作用之应用(前期象数易学)才是《周易》形成过程中可能具有的轨迹及其范畴。象数易学实际上是易学应用史和易学思想史应当予以研究的第一个问题。至少不能用两汉象数易学思想和观点去检查《周易》起源及其原始思想这一《周易》前史问题。比如互体说。《左传•庄公二十二年》中记载陈侯之筮:“遇《观》之……《否》……坤,土地;巽,风也;乾,天也。风为天,于土上,山也。”清代俞樾在《周易互体徵》中说:“《易》有互体,乃古法也。《春秋》庄公二十二年,《左传》载陈侯之筮,于《观》之《否》,曰:‘风为天,于土上,山也。’注曰:自二至四,有艮象,艮为山。是在孔子未赞《周易》之前,已有互体之说。”这也许是象数学中最早的互体说。然而,终究也只是庄公二十二年,而非文王时代的易学。尽管你上述理论的产生也许比孔子、比庄公二十二十年要早很多年,但在今本六十四卦经文中尚无确凿的证据证明互体是作《易》者采用的一种方法。可是从《左传》开始,中经汉代施、孟、梁秋,到清代惠栋、张惠言,直到今天黄寿祺、潘雨廷、刘大钧等人仍然持此说。研究一门古老的学说,再使用一种陈旧的研究方法,能有所创获的几率太小了。仔细分析一下俞樾之论,他只是将互体的产生推到孔子之前而非作《易》时代。
  犯了与此相类似毛病的还有义理派易学,其着眼点也只在于魏晋及宋明易学的研究方法。比如《荀子•大略》中讲:“《易》之《咸》见夫妇,夫妇之道不可不正也,君臣父子之本也。”而实际上除了《咸卦》认为艮为少男,兑为少女之说以外,尚没有强有力的佐证说明在《周易》前史时代《咸卦》或艮与兑代表了夫妇之道、君臣父子之本。后代所有的义理学家们在此大讲特讲儒家伦理,而《周易》前史那个时代周人正处于游牧民族阶段,经文中随处可见抢婚和归妹连及其娣的卦辞,说那一时代已经开始讲正人伦的夫妇之道是不能让人信服的。从《荀子》开始,中经魏晋王弼、宋代二程,到清代王夫之,直到今天金景芳、徐志锐等也持此说。而义理易学究竟有多少微言大义符合《周易》时代的思想进程?形上形下之说,心性理气之学显然都是后代逻辑思维对《周易》前史时的原始思维所进行的主观认同。实际上是以今释古。
  从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方法论的逻辑发展进程而言,象数、义理这两派观点在八十年代的易学研究中已显得陈旧乏力了;而从严谨的学术史的角度而言,它们都忽略了美国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所阐述的任何科学的诞生都会具有的那个前史问题:即“从前史向本史”的过渡。也就是说,古今象数、义理学家们都是用《周易》本史去解说《周易》前史,而没有触及到在《周易》前史向《周易》本史的过渡中,象数、义理形成的基础及其是如何参与上述过渡之轨迹的。特别是从今本经文中怎样才能证明汉代象数学的研究方法就是作《易》者所使用的方法。比如,今本经文中经常有异卦异爻而同象的现象。如《未济卦•初六》与《既济卦•初九》皆有“濡其尾”之象,既非反卦之反爻位,又非复卦之复爻位。从象数、义理学上都不能准确讲明异卦异爻而同象的作《易》依据——即使是讲得较为圆满了,也不能让人相信这样一个正处于游牧时代的弱智文化会有如此先进而合逻辑的象数、义理学思想。
 转自:国际易学联合会易学教育专业委员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奇门遁甲论坛 ( 黑ICP备13004328号-1

GMT+8, 2018-5-24 08:05 , Processed in 0.028269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